纪念的“核”(写在300期)

武永亮


逢百必大庆,算是国人比较悠久的纪念习俗。在人类历史长河中,100年可说是弹指一挥间,300期,对一份报纸来说可能也算不了多长,可对于年龄二十出头,常常以“小编”自称的我来说,想想却也有点吓人——300期,这个在我印象中稍微显得庞大乃至有点陌生的数字,究竟给我带来了多少的感受?


纪念,庆祝,节日,等等,这些关键词,倒是让我想起了我们每个中国人都非常熟悉的春节。小时候总喜欢过年,因为有鞭炮可放有新衣服可穿。正月里,做错了事,家里人也不会板起脸来训你,因为是过年嘛!现在的我,关注的早已不再是鞭炮和衣服了。长大了,知道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能再如童年时,只懂得被动地索取;而是要主动地去争取甚至去创造,过去的需要我们整理反思,将来的需要我们计划努力,一切都需要自己用心经营。


过去的,并没有过去,沉淀下来,积累起来,便是财富。就像写作,平常用心有所积累方能下笔千言,文思畅通。纪念的日子里更多的是深深的压力,当初把写作版接过来,总希望自己至少能够与前任编辑做得一样好,到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做了两年。不管是自己接手写作版其间每一个小小进步获得身边同事的赞许,还是有时候各地老师同学们来信中的称赞感谢,包括这次300期的纪念,其实都是一种激励,激励自己更好地走下去。


纪念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展示,更有其反思、激励的核。

《纪念的“核”(写在300期)》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