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名家之走进胡适 (三) (陇人)

中国公学校长


罗尔纲


中国公学,滨江临海,从吴淞镇起直到炮台湾筑有一条长堤,每天潮来时,惊涛拍岸,使人有海阔天空之感。


胡适主持中国公学,除有关校务的重要政策须亲自参与决定外,余多不过问。他建议校董会,聘请杨亮功为副校长,住校主持行政。他任命了总务处、教务处等部门负责人,就把权力交给他们,信任他们。胡适自兼文理学院院长。他每周星期四来校一天,重要校务,多在此时商讨。上午10时至12时,在大礼堂上大课,讲的是中国文化史。下午除继续处理校务外,还接见学生。胡适接任校长时,只有300名学生,一年之间,增至1300多人,发展很快。


胡适聘请教授,兼容并包有蔡元培作风,不分派别,不限资格。以中国文学系来说,有经学家王闿运的学生马宗霍教先秦古文和许慎《说文》,有左派作家白薇教戏剧,有青年作家沈从文教小说,有陆侃如和冯沅君教古典诗、词的考证,有郑振铎教西洋文学史,等等。陆、冯、沈的年纪比我们一些同学还小。有一位60岁左右的同学,比胡适大20多岁,是高等师范毕业,因仰慕胡适而来求学的。沈从文只读过小学,是胡适把他安排上大学讲座的。选他课的约有20多人,但当他第一天上课时,教室却坐满人。他在讲坛上站了10多分钟,说不出话来。突然他惊叫了一声,说:“我见你们人多,要哭了!”这一句古往今来堪称奇绝的老师开场白刚刚说过,就奔流似的滔滔不绝把当代中国的文坛说了1个小时,特别对新兴作家巴金等的评述讲得最详细。


胡适把中国公学办得生气勃勃、整整齐齐。以前,中国公学是闹风潮的,胡适便是于l9284月底风潮未解决时来接任校长的。他来接任后,各派学生都拥护他。学校安定了,学生才得专心潜研学问。这所大学,宁静得犹如我国古代的书院。他在中国公学培养了一些杰出人才,国际著名物理学家吴健雄便是数学系的女学生,著名史学家吴晗也在这所学校里受到史学的训练。


胡适于19295月间发表《人权与约法》和《知难行亦不易》,7月又发表《我们什么时候才可有宪法》,激怒了当局。他不愿因他个人的思想言论影响学校的立案问题,向校董会提出辞职。校董会恐怕因此引起学潮,坚决慰留再维持一个时期。胡适此时便开始筹划继任人选。到l9305月初,胡适又向校董会重提前议。中国公学同学知道这个消息后,立即开全体学生大会,作成决议:“宁可不立案,不能让胡校长辞职。”大会并派学生代表水泽柯等向校董会恳切请愿。胡适于是召集全体学生讲话,且举北平协和大学牺牲世界著名学者作校长以求立案的例子。大家感动极了,不少人流了泪。当时规定,凡私立大学不得立案的政府不承认,学生毕业后,学校发给那张毕业证书不能做资格的凭证,学生出路困难。我们同学却毫不反顾,一致决定宁可不立案,不让胡适辞职,而胡适为着学生的前途,却恳切劝慰学生。当年中国公学这一段师生关系,给胡适传记留下了一页光辉的记录。


(选自《师门五年记·胡适琐记》,有删节)


阅读提示:


《师门五年记》是一本小孩子、成年人看了都能受感动的书。正像史学家严耕望先生所说:“此书不仅示人何以为学,亦且示人何以为师,实为近数十年来之一奇书。”罗尔纲怀着深深的感念,从一个学生的角度记下了他师从胡适的点滴,让我们近距离地目睹了胡适这位中国近代史上“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大师胸襟。


(《语文报·中考版》32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