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角鼓(毕淑敏)

有一个在幼儿园就熟识的朋友,男生。那时,我们同在一张小饭桌上吃饭。上劳动课的时候,阿姨发给每人一面跳新疆舞用的小铃鼓,里头装满了豆角。当我择不完豆角筋的时候,他会来帮我。我们就把新疆铃鼓称为“豆角鼓”。


以后几十年,我们只有很少的来往,但彼此都知道对方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里愉快地生活着。一天,他妻子来电话,说他得了喉癌,手术后在家静养,如果我有时间的话,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他妻子略略停了一下说:“通话时,请您尽量多说,他会非常入神地听。但是,他不会回答你,因为他无法说话。”


第二天,我给他打了电话。当我说出他的名字后,回答是长久的沉默。我习惯地等待着回答,猛然意识到,我是不可能得到回音的。我便自顾自地说下去,确知他就在电线的那一端,静静地聆听着。自言自语久了,没有反响也没有回馈,甚至连喘息的声音也没有,感觉很是怪异,好像面对着无边无际的棉花垛……


那天晚上,他的妻子来电话说,他很高兴,很感谢,希望我以后常常给他打电话。我答应了。后来,我终于再次拨通了他家的电话。当我说完“你是××吗?我是你幼儿园的同桌啊……”我停顿了一下,并不是等待他的回答,只是喘了一口气,预备兀自说下去。就在这个短暂的间歇里,我听到了细碎的哗啦啦声……这是什么响动?啊,是豆角鼓被人用力摇动的声音!


那一瞬,我热泪盈眶。人间的温情跨越无数岁月和命运的阴霾,将记忆烘烤得蓬松而馨香。


那一天,每当我说完一段话的时候,就有哗啦啦的声音响起,一如当年我们共同把择好的豆角倒进菜筐。当我说再见的时候,回答我的是响亮而长久的豆角鼓声。


赏析:《豆角鼓》中朋友用力摇动的豆角鼓声,唤醒了“我”记忆中的那份友情。“我”的关爱和问候也给了身患恶疾的朋友莫大的安慰。摇动着的豆角鼓就是一个特写镜头,将人间圣洁无邪的友情永远定格在豆角鼓声中。豆角鼓是朋友间真情的凝聚点。历经几十年的风雨,朋友仍保存着那份遥远的豆角鼓的记忆,还有深切惦记依恋的那份真情,是多么的宝贵啊。

《豆角鼓(毕淑敏)》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