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帮忙”的底线

    1929年,胡适的族叔胡近仁在上海开了一家程裕新茶号,销售徽州各地的名茶,生意一直不怎么景气。别人给他出主意说:你的侄儿胡适博士名气那么大,你何不好好利用一下,只要胡博士肯为你做点广告,还愁茶叶销不出去?胡近仁一听,乐了:这个点子高啊!他决定将自己所卖的茶叶定名为博士茶,并拟好了一则广告寄给胡适过目,里面有胡适早年服用此茶,沉疴遂得痊愈,还有凡崇拜胡博士欲树帜于文学者,当自先饮博士茶为始等语,希望胡适友情出演。出乎胡近仁意料的是:胡适断然拒绝了为其做广告的要求。


    胡适拒绝给胡近仁帮忙,不是因为自私,也不是由于清高。胡适是绩溪明经胡的后代,明经胡一向有儒商兼重的传统,他们的人生哲学是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家族中出过许多大商人,红顶商人胡雪岩就是其中之一。胡适从不认为自己做学问就一定比生意人高贵,事实上,他后来就为保险商、茶商做过广告。胡适不为胡近仁做广告,更不是因为关系不亲密。胡近仁长胡适四岁,早年曾引导胡适读书、写作。胡适去美国留学后,家中老母想给儿子写信或寄什么东西,都是胡近仁代劳。胡适回国后任教于北大,两人通信频繁,彼此有心里话都愿意告诉对方。胡适之所以拒绝,只是因为胡近仁的要求超出了他做人的底线。


    这个底线是什么呢?胡适在回信中说得明明白白。第一,所谓沉疴痊愈是欺骗人的话;第二,广告措词甚俗气、小气将来此纸必为人诟病,到那时自己再出来否认,对裕新更加不利;第三,所谓崇拜胡适需饮博士茶,喝了博士茶就可树帜于文学界,这与喝一斗墨水有何区别?胡适劝族叔广告只可说文人学者多饮茶,可助文思,已够了。换一句话说就是:胡适觉得给族叔帮忙是可以的,但不能以损害他人、整个社会和个人的人格操守为代价。


                    (文/游宇明  选自《杂文报》2012210日,有删节)


素材点拨:在目前的议论文写作中有一种倾向,一谈道德,就要“视钱财如粪土”,似乎爱财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其实爱财本身并不可耻,《论语·述而》中孔子就说:“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意思就是,财富如果可以求得,即使让我做个拿鞭子赶车的我也干。那么,类似以次充好甚至毒害他人以求利的行为,该如何看待呢?孔子也说了:“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意思是说,发大财,做大官,这是人人都盼望的,但不用正当的方法得到或者实现它,君子就不接受。简单来说就是,求财可以,但要有底线。名人做广告古已有之,在如今尤为盛行。当许多名人因为代言伪劣产品被千夫所指甚至官司缠身的时候,胡适先生面对广告的态度就不仅值得我们深思,更值得提倡。


                           (语文报·中考版)第488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