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里的美好

丁立梅


    家附近,住着一群民工,四川人,瘦小的个头。他们分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搞建筑的,搞装潢的,修车修鞋搞搬运的。一律的男人,生活单调而辛苦。天黑的时候,他们陆续归来,吃完简单的晚饭,就在小区里转悠。看见谁家小孩,他们会停下来,傻笑着看。他们想自家的孩子了。


    慢慢就有了孩子来,那些黑瘦的孩子,睁着晶亮的大眼睛,被他们的民工父亲牵着手,小心地打量着这座城。但孩子到底是孩子,他们很快打消不安,在小区的巷道里,如小马驹似的快乐地奔跑起来。


    一日,我去商店买东西,见那群孩子挤挤攘攘在小店门口。一个孩子掌上摊着硬币,他们很认真地在数,一块、两块……


      ④我以为他们贪嘴,想买零食吃呢。等我买好东西出来时,看见他们正围着卖女孩子头花的摊儿,热闹地吵着:要红的,要红的,红的好看。他们把买来的红头花,递到他们中的女孩子手里。又吵嚷着去买贴画,那是男孩子们玩的,贴在衣上,或是墙上。


      ⑤再见到他们在小巷里奔跑,女孩子们黄而稀少的发上,都盛开着两朵花。男孩子们的胸前,则都贴着贴画。


      ⑥去一家专卖店,看中一条纱巾,浅粉的,缀满流苏,无限温柔。


      ⑦爱不释手,要买。店主抱歉地说,这条不卖,是留给一个人的。我好奇,她买得,我为什么买不得?可以让她去挑别的嘛!


      ⑧店主笑,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个女人,女人先天性眼盲。家里境况不好,她成了盲人按摩师。女人特别喜欢纱巾,一年四季都系着,搭配着不同的衣服。


      ⑨很奇怪的,女人的手,居然能抚出颜色来。她来这店,只轻轻一抚这条纱巾,就脱口说出,浅粉的呀。她当时没带钱,走时一再关照店主,一定要给她留着。


      ⑩我始终都没见到那个女人。但我想,走在大街上,她应该是最美的那一个。有这样的美在,人世间还有什么艰难困苦不能逾越?


     朋友去内蒙古大草原。


     九月末的大草原,已是一片冬的景象,草枯叶黄。零落的蒙古包,孤零在路边。


     主人好客,热情地把他让进蒙古包中。扑鼻的是呛人的羊膻味,一口大锅里,热气正蒸腾,是白水煮羊肉。怕冷的苍蝇,都聚集到室内来。室内陈设简陋,唯一有点现代气息的,是一台十四英寸电视。看不出实际年龄的老夫妻,红黑的脸上,是谦和的笑,不住地给他让座。坐?哪里坐?黑不溜秋的毡毯,就在脚边上。朋友心底的怜悯,滔滔江水似的,一漫一大片。


    却在回眸的刹那,被一抹红艳艳牵住。屋角边的一件不知什么物什上,插着一束花。是康乃馨,朵朵绽放。朋友诧异,这满眼的枯黄衰败之中,哪里来的康乃馨?主人夫妻笑得淡然而满足,说,孩子送的。孩子在外读大学呢,我们过生日,他们让邮差送了花来。


    那些低到尘埃里的美好,它们无处不在。怜悯是对它们的亵渎,而敬畏和感恩,才是对它们最好的礼赞。


                                      (选自《读者》A2011年第23期)


                                                             (语文报·中考版)第489-496

《尘埃里的美好》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