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喀则的那个夜晚

王宗仁


    从拉萨动身去日喀则前,战友就提醒我:那条路不好走,天上挤几滴雨山上就有泥石流滑下来。你们要尽量缩短在傍山险道上行车的时间。当时我没把这话当回事。(这是后文遇阻的必要铺垫。)


    也许就因了我这大大咧咧的不经意,一路上又是观光又是拍照,结果被突然而降的泥石流堵了差不多六个小时。山体呼啦呼啦哭了,漩涡般卷起雨水与泥石倾泻到公路上。我们真的无法走了。这时天已擦黑。(无法前行,加之天已擦黑,旅人的心境可想而知。)


    那位老阿妈就是在我们走投无路时出现的。天色完全黑实。(天色如此,人物的出现恰逢其时,惊喜之余难免感动。)一点红光灿然破开夜幕,向我们停车处飘来。灯焰下映着一张布满菊花瓣皱纹的脸庞。一位藏族老阿妈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对我们说:旋转的泥石流把我家的门前变成无端忧愁的地方,远方来的金珠玛米请到我的帐房去歇脚!(从环境、外貌、语言等多个角度着笔,立体化的描摹让读者有如身临其境。)雨后寒夜这一盏酥油灯足可以温暖一方天地。就这样,我们这三个饮风含雨的夜行人,被阿妈领到不远处山脚下她的家里。


    一进帐篷,我就看见正中的方桌上设立着佛堂。我们三人轻手轻脚地进了帐篷,先向释迦牟尼铜身像行注目礼,然后在两侧盘腿席地而坐。阿妈很满意我们的举止,含笑点头。我说:阿妈,深更半夜打扰您老人家,我们实在过意不去!她忙制止了我还要说下去的话:一家人不讲两家话,这样的时候你们还在公路上走车,善良的藏家人不会忘记你们的辛劳和慈爱!我们所有的行为,无非是为了引出阿妈那句暖人肺腑的话,的感觉,就在这一家人不讲两家话之中涌入心底。)


    虽然帐篷内的陈设那么陌生,可是阿妈的脸庞却十分面熟。她用母亲一样的胸怀和双手为我们驱散着浑身的疲倦和寒气。她拿起银壶送来酥油茶:孩子喝吧,又热身子又暖心!酥油茶是砖茶、盐,加酥油混合在一起的乳汁,喝在嘴里咸咸的,润润滑滑,满身酥麻麻的要飞起来的爽舒。(对茶的描写,无非是更巧妙地烘托内心的感动。)


    喝完酥油茶,我们起身准备告辞阿妈回到车上,被她拦住了,说:哪有只喝茶不吃饭的道理,你们填饱肚才好赶路。我忙说,这就已经够麻烦您了,我们赶到日喀则吃早饭吧!阿妈说,道班工人要修好路得半天的,别着急,我这里有现成的饭哩!她转身就端来一盘糌粑,说:谁也不许客气,吃了饭再上路。糌粑其实就是我们汉族人吃的炒面,不同的是炒面把生面炒熟,而糌粑是将青稞炒熟了再磨成面,不必去皮,里面掺和着花生仁和芝麻,还加了白糖和酥油,捏成小球团。这些小团里包有石头、羊毛、木炭、硬币等。谁吃出了石头,说明他心肠硬。吃出了羊毛,说明他心肠软。吃出了木炭,说明他心肠热。当然吃出了硬币最吉利,说明你财运亨通。(这里运用说明的表达方式,为下文阿妈的有意安排张本。)我们3个人全都吃出了硬币,阿妈高兴地说,好运好运,恭喜你发财!我们心里都明白,这肯定是阿妈的有意安排


    吃饱喝足,我确实有一种浓浓的酣睡的幸福感。阿妈出了帐篷,她说去公路上看看路修得怎样了。我深情万感地望着阿妈,这时远方故乡母亲的身影与眼前这位阿妈的背影重叠在一起,变成一尊经典的爱的丰碑!(将故乡的母亲与眼前的阿妈对举,这样提升主旨不可谓不妙!)


                        (选自《中国艺术报》2011722日,有删节)


                        (语文报·中考版)第489-496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