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律动的生命(山西 韩珍)

 


莫扎特的音乐如同清澈的流水,在起伏的大地上流淌。这流水时而平缓时而湍急,然而它们永远不会失去控制,始终保持着优美的节奏。它们在风景如画的旅途上奔流,绿荫在它们的脚下蔓延,花朵在它们的身边开放,百鸟在它们的涛声中和鸣,有时,也有凄凉的风在水面吹拂,枯叶像金黄的蝴蝶,在风中飘舞……


(赵丽宏《高山和流水》)


他(指勃拉姆斯,编者注)不像贝多芬总是那样激情磅礴,不像巴赫总是那样沉稳庄重,也不像莫扎特,把世间的一切都转化成优美的旋律。他的音乐中,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惆怅,有一种深藏不露的忧郁,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哀怨,这些情绪,仿佛清波下的暗涌,使奔涌的流水变得深不可测。我喜欢凝视倾听这样的流水,在它们的涛声里,我的眼前浮现出关于勃拉姆斯的动人的故事,这故事,正是那些暗涌的源头……  


 (赵丽宏《钻石与雪花》)



注释:约翰奈斯·勃拉姆斯(18331897),一般简译为勃拉姆斯,德国音乐史上最后一个有重大影响的古典音乐作曲家,被视为19世纪浪漫主义音乐时期的“复古”者。


推荐理由


孔子听韶乐,喜爱之极,曾说:“三月不知肉味!”而唐代诗人韩愈笔下的《听颖师弹琴》一诗,则把听琴感受描绘得“喜惧哀乐,变化倏忽,百感交集,莫可名状”。历来描写音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因声音的不可捉摸,不可摹状,倏忽而来,又呼啸而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所以聪明的作者,会利用人类的其他感官,常把难以捕捉的声音转化为容易感受的视觉形象,这种手法,叫做通感。在第一个片段中,作家把莫扎特的音乐比成“清澈的流水,在起伏的大地上流淌”。于是,优美灵动的旋律化为隽永而令人神往的画卷,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它们在风景如画的旅途上奔流,绿荫在它们的脚下蔓延,花朵在它们的身边开放,百鸟在它们的涛声中和鸣,有时,也有凄凉的风在水面吹拂,枯叶像金黄的蝴蝶,在风中飘舞……”既形象鲜明,又传神生动,富有极强的感染力。


而第二段文字,则侧重于听者的感受。其实音乐原本就是人类情绪的表达。当我们被一段旋律打动时,也许往往只是因为它唤起了沉睡在心底最柔软的记忆——单纯的快乐,无忧的岁月,逝去的年华,淡淡的哀思……所以这段文字最出色的地方就在于作者细心地体察和捕捉到这份悸动,并且用排比手法妥帖细致地描绘出来:“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惆怅,有一种深藏不露的忧郁,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哀怨,这些情绪,仿佛清波下的暗涌,使奔涌的流水变得深不可测。”最喜欢它的“欲言又止”“深藏不露”和“隐隐约约”,这种哀婉含蓄的情致和引而不发的感伤,也许正是本段文字的魅力所在。


主题延展


关于音乐这个主题,不仅仅是阅读中的常见内容,其实还可以做为写作的上佳素材,在很多话题作文或者半命题作文中都可以用到。比如2007年浙江省义乌市中考作文题——“______真美”。再比如2007年湖北荆州市中考作文题——“我最好的朋友”。(题目提示语:没有一颗心生来就喜欢孤独,所以我们需要朋友。我年轻的朋友,谁是你最好的朋友呢?是和你形影不离的那个同学吧?但,也许恰是你的竞争对手?也许竟是你的童心老爸?也许,却是你满架的好书、外婆家中的酸枣树?或许,你和苏轼一样“侣鱼虾而友麋鹿”;或许,你沉入音乐海便“沉醉不知归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