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度十大语文差错和十大流行语

2008年度十大语文差错


上海《咬文嚼字》编辑部今日公布了2008年度十大语文差错: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乐”应该读lè,往往被误读成yuè,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播报中就有这一错误。


.“三聚氰胺”中“氰胺”应读qíng’àn,不少人误读为qīng’ān


.高考作文中的高频错别字是:“震撼”误为“震憾”。


.旅游景点说明牌的常见别字是:“故里”误为“故裏”。“里”字本有其字,和“裏外”的“裏”不相干。


.新闻报道中容易混淆的词是:“狙击”和“阻击”。2008年末国际金融危机来势汹汹,“狙击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等标题频频出现于报纸、网络上,其实这里的“狙击”应写为“狙击”。“狙击”是进攻性的偷袭,“狙击”才是防御性地阵地战。


.社会机构称谓中容易混淆的词是:营利/盈利。“营利”是指主观上谋取利润,“盈利”是指客观上获得利润。


.出版物上容易用错的词是:期间。“期间”前面必须有修饰语。指明具体的某段时间,才能够充当句子成分。这个词是不能单独放在句首做状语的。


.容易用错的成语:望其项背。“望其项背”,意为能看见别人颈项和脊背,这说明距离不大;要强调距离悬殊,应该采用否定式或者使用成语“望尘莫及”。


.财经新闻中容易出错的术语:“存款准备金率”和“存款准备金利率”混为一谈。金融机构为了保证客户提现和资金清算,按照规定必须将吸收到的存款的一部分,作为“存款准备金”激存到中央银行。前者是指提取准备金的比率,后者是指央行对准备金支付的利率。


.《红楼梦》研究中容易出错的术语是:索隐派。“索隐”是指钩沉索隐,探究故事背后的事实,和供检索用的“索引”是两回事。


                                                      (摘编自“腾讯网”)


新闻读点:《咬文嚼字》编辑部公布的语文差错,是极具代表性的错误,因此也很容易成为中考试题的材料。同学们还应当将以前公布的差错搜集一下,与本次公布的语文差错放在一起比较,总结一下错误的类型,一来提高语文水平,二来可以更好地应对即将到来的中考。


(供稿/山西  王强)


 


2008年度中国主流媒体十大流行语”发布


2009116,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北京语言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华中师范大学、中国新闻技术工作者联合会、中国中文信息学会在北京语言大学联合发布了“2008年度中国主流媒体十大流行语”。


2008年度中国主流媒体十大流行语”共设类别和专题14类。其中,既有往年的常规类,包括综合类、国际时政类、国内时政类、经济类、科技类、文教体育类、社会生活类,也有2008年度的特色专题,包括“民生”“金融”“北京奥运”“汶川地震”“海峡两岸”“改革开放30周年”“社会问题”等。2008年,是中国极不平凡的一年,专题的设置明晰地再现了2008年度的大事记。“北京奥运”名列综合类十大流行语之首。


2008年度中国主流媒体十大流行语是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平面媒体分中心、有声媒体分中心、网络媒体分中心三家继2007年度以来第二次联合提取年度流行语。之前,共发布了12次流行语,其中6次是中国主流报纸春夏季流行语,5次是中国主流报纸年度流行语,1次是中国主流媒体流行语。


其中,综合类十大流行语是:北京奥运、金融危机、志愿者、汶川大地震、神七、改革开放30周年、三聚氰胺、降息、扩大内需、粮食安全。


社会生活类十大流行语是:山寨、结石宝宝、问题奶粉、手足口病、毕业生就业、民工返乡、“设计之都”、“黑屏”、人肉搜索、“限塑令”。


民生专题十大流行语是:保障性住房、家电下乡、手机漫游费、小黄金周、最低生活保障、限价房、京津城际铁路、取消公路养路费、乳品质量安全、“农转居”。


金融专题十大流行语是:救市、裁员、雷曼兄弟、金融海啸、麦道夫、“两房”、注资、信贷危机、股市下跌、金融创新。


北京奥运专题十大流行语是:奥运开幕式、圣火传递、鸟巢、水立方、菲尔普斯、博尔特、奥运安保、北京欢迎你、刘翔退赛、祥云小屋。


汶川地震专题十大流行语是:爱心、堰塞湖、重建家园、对口支援、“5·12”、心理援助、过渡安置房、全国哀悼日、救灾英雄、特殊党费。


据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些流行语的提取语料来源于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的动态流通语料库2008年语料,内容包括平面媒体分中心15家主流报纸语料库,有声媒体分中心7家主流广播电台和8家主流电视台的有声语料库和2个门户网站,共计12亿多字、137万多个文本。


(选自“腾讯网”)


新闻点读:2008年度主流媒体流行语其实就是社会热点新闻、重大事件、群体关注焦点的集中反映,具有高度的浓缩性和概括性,值得同学们予以必要的关注。通过对流行语的品读,同学们不仅应当了解其含义,而且对语词背后所反映的相关事件也应有所了解,因为这些很有可能成为今年中考试题的命题点。


(供稿/山西 王强)


(《语文报·中考版》332期1版与334期1版

谜语趣话

解谜知水美


 


一人堂堂,


二曜同光,


泉深尺一,


点去冰旁,


二人相连,


不欠一边,


三梁四柱烈火燃,


除却双勾两日全。


这是唐代大中年间文学家令狐绹出镇淮海的时候,和他的侍从同游大明寺,见西廊前壁上写着这么一则谜语,大家在这里站了好久,都解不开。侍从中有个叫班蒙的解释道:“一人是个‘大’字;二曜是日月,合起来是‘明’字;尺一是十一寸,是个‘寺’字;点去冰旁是‘水’字;二人相连是‘天’字;不欠一边是‘下’字;三梁四柱烈火燃是‘无’(无)字;除却双勾两日全是‘比’字。合成一句话是‘大明寺水天下无比’。”众人听了,都拍手称妙。


(朝晖摘编自《趣味谜语1001》,马耳齿、马洋主编,中国青年出版社)


(《语文报·中考版》303期)

丑陋的图书馆

 


建于1974年的英国伯明翰中央图书馆,远远望去像一座上下颠倒的金字形神塔,比例失调,让人觉得十分突兀。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被人们诟病,甚至有人批评设计师约翰·马丁是一个脑子进水的人。英国王储查尔斯造访伯明翰中央图书馆后,也对随行人员说:“它像一个焚化炉。”伯明翰的一些议员甚至要求政府必须尽快将它炸毁。


就在无尽的非议当中,中央图书馆的大门口张贴了一封信,并有人将它转贴在互联网上。这封信这样写着:“我是一个丑陋的孩子,从来没有得到过别人的表扬,我很努力,但是仍然没有人肯定我。但是,谁又能剥夺一个人的生存权,我虽然丑陋,但我有活着的权利……我的名字叫中央图书馆。”


有网友跟帖说,中央图书馆是整个欧洲最大、最繁忙的图书馆,平均每天接待读者5千人次,每年借出图书70万册。而反观那些所谓漂亮的图书馆,没有一座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还有网友说,中央图书馆设计极为合理,采光极好,但阳光又不会照射到书籍上。此外,图书馆冬暖夏凉,在炎热的夏天,不开空调,室温仍然保持在摄氏30度以下。这也是设计得“丑陋”的重要原因。如果改变那种设计,那就成了一个宾馆,或是议政厅,这根本不适合图书馆。


伯明翰中央图书馆拆还是不拆?许多原先坚持要拆的人沉默了。前不久,伯明翰一位政府官员表态,中央图书馆代表了一个时代,应该让它好好活下去。


这起事件让英国不少建筑师反思:在设计的实用和美观之间怎样选择?选择美观的风险明显小多了。


这也许和人生差不多,丑陋,总是天生要受苦难的,但总有一天,每个人都会读懂它,知道它的珍贵所在。


(文/流沙 选自《羊城晚报》2008716


版主点读:这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而人生的多姿多彩又往往给我们太多的诱惑。正因如此,我们心中一定要明确自己最高的理想是什么,不要因为一时一事的得失而彷徨,坚定地走下去,这样才有可能最终实现那个理想。


(《语文报·中考版》303期)

从“不愿失去莎士比亚”说起

 


一个国家、群体或单位,真正要变强大,背后支撑的都是思想文化的力量。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有句名言,他说,我宁可失去一个印度,也不愿失去一位莎士比亚。这并不是他个人的偏好,而是他对思想文化的重视。


不仅丘吉尔,英国许多社会精英都看到了思想文化的力量。英国总结经验、建功劳簿的时候,谁是排在前面的人物?是牛顿、莎士比亚、亚当·斯密。反过来,如果东方国家崛起了,建功劳簿的时候,排在前面的人物很可能全都是政治家。这反映出一个社会是看到了那种不容易为人所发现的力量,还是仅仅看到和物质财富相关联的力量。


1870年,在德国的街头,铁血宰相俾斯麦偶然遇到了两群东方人:一群是日本人,一群是中国人。前者来自一个小小的岛国,后者来自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大国。来到德国以后,那些小国的人开始翻译典籍和制度。那些天朝大国的人大部分在学做生意、挣钱。铁血宰相说,30年内那个东方的岛国必将成为强国,而那个东方的天朝大国必将成为弱国。差不多30年之后(编者注:中日甲午海战发生在1894年,距俾斯麦的预言连30年都不到。我们也不必慨叹俾斯麦预言之准,其实在1870年的时候,胜负已分),发生了甲午海战,清朝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俾斯麦凭什么做出这样一个预言?他是根据一个国家是否重视文化来作出这一判断的。


(文/周熙明  选自《北京日报》2008623


版主点读:在很多人眼中,人文学科的内容不够实用,“思想”“文化”这些词也太过抽象,没有实际意义。其实无论是对于一个人还是一个民族,思想文化的力量都是最根本的支撑。


(《语文报·中考版》303期)

不同时代的阅读

 


我偶尔去某大学讲课,有一次顺便调查学生读书的情况。我的问题是这样:谁读过三本以上的法国文学,约1/4的学生举手。谁读过《红楼梦》,约1/5的学生举手。然后,我降低门槛,把调查内容改成《红楼梦》的电视剧,这时举手多一些了,但仍只是略过半数。


这是一群文学研究生,将要成为硕士或博士的。他们很诚实,也毫不缺乏聪明。我相信未举手者已做过上百道关于《红楼梦》或法国文学的试题,并且一路斩获高分——否则他们就不可能坐在这里。问题在于,那些试题就是他们的文学?读书怎么成了这么难的事?


或者事情别有原因:是什么剥夺了他们广泛阅读的自由?


我不想拍孩子们的马屁,很坦白地告诉他们:即使在三十年前,让很多中学生说出十本俄国文学、十本法国文学、十本美国文学,都不是怎么困难的。我这一说法显然让他们惊诧了,困惑了,一双双眼睛瞪得很大。三十年前?那不正是文化的禁锁和荒芜时期?不正是“文革”的十年浩劫?……有人露出一丝讪笑:老师你别忽悠我们啦。


没错,是禁锁是荒芜甚至是浩劫,从当时大批青年失学来看的确如此。但你们注意了:一具病体并非尸体,仍有不绝的生力,包括生力的逐步恢复和增强。“文革”不过是一场大病来袭,但如同历史上文网森严的旧中国和政教合一的旧欧洲,并不曾冷却民众的精神之血,无法遏制新文化的萌发、繁殖、积聚、壮大以及爆发,直至制度层面的变革。这才是历史真切而生动的过程。


(文/韩少功 选自《今晚报》2008628


版主点读:读完这篇文章,版主也有些脸红,好歹也是硕士毕业的我,曾阅读过的外国文学数量竟然也不如三十年前的中学生。我们的物质条件无疑是远远优于三十年前的,为什么精神生活反而不如当时?活生生的事例告诉我们:与外部的环境相比,心中的追求才是我们最强大的学习动力。


(《语文报·中考版》303期)

大学语文“鸡肋”化日趋严重

大学语文“鸡肋”化日趋严重


“青年人的汉语水平,真的在下降吗?”在南开大学、高等教育出版社、东北财经大学近日举办的“母语高等教育高级研修班”上,记者随意询问了几位教师代表。


虽然回答者首先都强调了“总体情况是好的”,但随后听到的都是不尽如人意的例子:


山东工商学院讲师曲琨教的是应用写作课,可她惊讶地发现,很多因故缺课的学生“连请假条都能写成不及格”,“有的学生连个通知都写不好”。


南开大学教授李瑞山指出,大学生写不好告示、通知等,都是比较浅层的问题。语文是人的一种能力,既有外显的又有内蕴的,但更多内化为人的修养。语文素养的低下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基本要素的缺失。


一项普查发现,尽管近年将语文列入必修课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但全国高校实际做到的尚不足三分之一。


浙江林学院中文系副主任彭庭松指出,如今的课程纷纷向市场挤眉弄眼,在时势裹挟之下,“大学语文”迅速“鸡肋”化。不少学校由必修变为选修,更有甚者干脆停开了事。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不无忧虑地指出,这门课程一波三折的命运,实际就是人文精神涨落的一个缩影。也许更应该注意的是大学生精神生活的粗糙化、粗鄙化。年轻一代心灵的缺失,美感的缺失,语言、文化的感悟力的缺失,所反映的是整个民族精神的危机。


(文/张国 选自《中国青年报》2008725


版主点读:德国教育家洪堡特有句名言:“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二者的同一程度超过人们的任何想象。”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学语文课的尴尬现状反映出“整个民族精神的危机”,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版主再点读: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除非决策能够落实,否则不能称为决策。”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因此,我们建议,在大学中设立语文的等级考试,一如英语的四六级考试一样,大学生毕业必须达到相应的语文考试级别,或许不失为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有效措施——考试作为一个指挥棒,在这里发挥的正是它的积极作用。


(《语文报·中考版》303期)

画画的十分功夫

 


画画的十分功夫,应该是四分读书,三分写字,三分画画。我提出这个比例,其用意是学画不光是作画,还有画外的功夫。


四分读书。因为读书可以变化作者的气质,气质的好坏,是关乎学好画的第一要事。气质是创作的一面镜子,直接反映到创作上去。要有宽阔的胸怀、高尚的品德,不为名利所动,加以对事物的敏感性,即有理想、有见解,以及有韵味神采等等,亦即前人所主张画要有书卷气,有了他,就有文野之分。学画而不读书,必致营养不良。


三分写字。中国画注重骨法用笔,一支毛笔,用好它必须经过长期刻苦的训练,而写字是训练用笔的最好方法,要做到使笔而不为笔使,要笔尖、笔肚、笔根都能用到,四面出锋,起倒正侧,得心应手,无不如志。老辈告诉我们,画不必天天动笔,而写字则不可一日间断。书画同源,字写好了,对学好画有很大的帮助。写字中间,不能有败笔,是人们所能理解的,而作画中间,点线杂陈,千笔万笔,要求无一败笔,人所不能理解。


虽然古人有云,一有败笔可以随即掩盖改正。但常人多不知应如何改正,往往欲盖弥彰,越改越糟。只有在习字中间,一笔不苟,养好无败笔的习惯,那么起讫分明,浮烟涨墨,无所点污,而有透明之感。再则书法艺术,沿流至今,名家辈出,总结了很多好的形象经验,如折钗股、屋漏痕、锥划沙等,用到画上去,能增加线条美。


我提出三分画画,人或认为画的分量太少了一些。其实读书写字占去十分之七,终极都为画服务,所以画是不嫌其少了。


(文/陆俨少 选自《文汇报》2008625


作者简介:国画大师陆俨少(19091993)不仅在绘画实践中颇多创新,而且在艺术理论方面也有不少独特的见解。(以上摘自他生前撰写的《学画微言》一文。)


版主点读:国画大师的一番话,让我们想起了大诗人陆游的一句著名的诗:“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语文学习也是同样的道理,想取得优异的成绩,不能单纯依靠做大量习题,是要靠课内课外全方位的学习才能实现的。

辛弃疾的生态观

 


南宋词人辛弃疾有一首作品《鹊桥仙·赠鹭鸾》,全词是这样的:


溪边白鹭。来吾告汝。溪里鱼儿堪数。主人怜汝汝怜鱼,要物我、欣然一处。


白沙远浦。青泥别渚。剩有虾跳鳅舞。君飞去饱时来,看头上、风吹一缕。


稼轩先生以人鸟对话的形式,以风趣幽默的口吻,向白鹭传达了他对保持生态平衡的关注。他首先对白鹭晓之以理,告诉它,门前小溪里的鱼儿寥寥可数,不能再捉了(“溪边白鹭。来吾告汝。溪里鱼儿堪数”);接着又对白鹭动之以情,告诫它,应当像主人体谅它一样体谅鱼儿的命运(“主人怜汝汝怜鱼”)。既然白鹭不能再到溪里捉鱼,那么,它的三餐如何解决呢?辛弃疾说,在“远浦”“别渚”,“虾”“鳅”之类食物所在多有,混个肚儿圆绝对没有问题(“白沙远浦。青泥别渚。剩有虾跳鳅舞”)。他甚至激赏白鹭,在它乘风觅食、饱餐返程之际,风吹着羽冠,简直“帅呆”“酷毙”了(“君飞去饱时来,看头上、风吹一缕”)!


稼轩先生关于“生态平衡”的思想,他所追求的“物我欣然一处”,正是对我国古老文化中“不涸泽而渔,不焚林而猎”这一生态观的继承与发展,与今天所强调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也是完全契合的。


(文/安立志 选自《文汇报》200874


版主点读:一首饶有闲情野趣的词作,在专业人士的眼中就成为了对生态平衡、自然和谐的关注,说来头头是道。这就告诉我们:独特的见解来源于独特的知识结构。平时的点滴积累是至关重要的。

没有难度就没有精品

 


雷抒雁


写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普及。电脑,成十倍、百倍地提高了写作的速度。出书,对于一些作家虽然越来越难;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出书,而且又不乏金钱,那么,就没有比出书更容易的事了。


这样,就使我们感到文学“繁荣”的日日逼近:每年逾千部的长篇小说,不计其数的报告文学集、诗词集潮水般涌了过来。可是,读者仍然感到有一种热闹的寂寥,不断从内心产生一种需要精品力作的渴望。


文学创作的普及,是无可指责的,让人人都尝试一下创作的愉悦,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我们要求作家的,却是在普及里的提高。


古人写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写小说,动辄“闭门谢客,披阅十载”。现在许多作家,每年出好几部长篇,几十万字,个把月就写成了。把创作变成“码字”“攒活儿”。没有对生活的日积月累,没有对人生的深思熟虑,没有对写作的精心布局,没有对文字的字斟句酌,也没有对完成稿的“删繁就简”、反复修改,怎么会有精品?怎么会对读者有震撼力?怎么能抵抗时间的淘汰,立于文学史册而不败?


“创作”如果说不同于别的工作,就在于一个“创”字;如果说有难度,也在于一个“创”字,既不同于前人,又不同于自己。一部著作,不管长短,都如一个独立的生命,有血肉之躯,又有神采灵性,如此才称得上是创作。


当代的写作者,并不缺乏才情和灵性,缺乏的只是耐心。放弃或降低写作难度,虽然可以提高写作速度,增加写作数量,但却不可能生产出让读者满意的质量来,不会有称之为精品的著作问世。


以数量对质量,是一种省力的,但最终证明是一种愚蠢的竞争。


(选自《今晚报》200866


版主点读:这篇文章说的是文学创作,它指出但凡精品之作,无不是经过作家的耐心锤炼,并经过了时间的考验。由此我们应该想到考场作文——在规定时间内速成的考场作文,对于体现考生的写作水平无疑会有很大的局限性。因此,同学们不应将满分作文作为自己写作的最高追求,而应正确认识其可取之处,同时更多地从名家力作中汲取养分。

如果我是语文教师,就抓两件事

 


周国平


我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是中学语文教师,我会怎么教学生?


对这个问题不能凭空回答,而应凭借切身的经验。我没有当过中学教师,但我当过中学生。让我回顾一下,在中学时代,什么东西真正提高了我的语文水平,使我在后来的写作生涯中受益无穷。我发现是两样东西,一是读课外书的爱好,二是写日记的习惯。


那么,答案就有了。


如果我是语文教师,我会注意培养学生对书籍的兴趣,鼓励他们多读好书,多读好的文学作品。所谓多,就要有一定的阅读量,比如说每个学期至少读三本好书。我也许会开一个推荐书目,但不做统一规定,而是让每个学生自己选择感兴趣的书。兴趣尽可五花八门,趣味一定要正,在这方面我会做一些引导。我还会提倡学生写读书笔记,形式不拘,可以是读后的感想,也可以只是摘录书中自己喜欢的语句。


如果我是语文教师,我会鼓励学生写日记。写日记第一贵在坚持,养成习惯;第二贵在真实,有内容。写日记既能坚持,又写得有内容,即已证明这个学生在写作上既有兴趣,又有能力,我会保证给予优秀的语文成绩。


我主要就抓这两件事。所谓语文水平,无非就是这两样东西,一是阅读的兴趣和能力,二是写作的兴趣和能力。当然要让学生写作文,不过,我会采取不命题为主的方式,学生完全可以把自己满意的某一篇读书笔记或日记交上来,作为课堂作文。总之,我要让学生知道,上我的语文课,无论阅读还是写作,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真实感受和独立见解。


我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让学生分析某一篇范文的所谓中心思想或段落大意。据我所知,我的文章常被用作这样的范文,让学生们受够了折磨。有一回,一个中学生拿了这样一份卷子来考我,是我写的《面对苦难》。对于所列的许多测试题,我真不知该如何解答,只好蒙,她对照标准答案批改,结果几乎不及格。由此可见,这种有所谓标准答案的测试方式是多么荒谬。


(选自“人民网”)


版主点读:作家被自己的文章考倒,这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在这里我们不去探讨教育制度、考试模式的问题,而是要注意一位人文学者对于语文学习的核心认识:兴趣、能力、真实感受、独立见解。明确了这些,你的学习重点也就自然呈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