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语文“鸡肋”化日趋严重

大学语文“鸡肋”化日趋严重


“青年人的汉语水平,真的在下降吗?”在南开大学、高等教育出版社、东北财经大学近日举办的“母语高等教育高级研修班”上,记者随意询问了几位教师代表。


虽然回答者首先都强调了“总体情况是好的”,但随后听到的都是不尽如人意的例子:


山东工商学院讲师曲琨教的是应用写作课,可她惊讶地发现,很多因故缺课的学生“连请假条都能写成不及格”,“有的学生连个通知都写不好”。


南开大学教授李瑞山指出,大学生写不好告示、通知等,都是比较浅层的问题。语文是人的一种能力,既有外显的又有内蕴的,但更多内化为人的修养。语文素养的低下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基本要素的缺失。


一项普查发现,尽管近年将语文列入必修课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但全国高校实际做到的尚不足三分之一。


浙江林学院中文系副主任彭庭松指出,如今的课程纷纷向市场挤眉弄眼,在时势裹挟之下,“大学语文”迅速“鸡肋”化。不少学校由必修变为选修,更有甚者干脆停开了事。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不无忧虑地指出,这门课程一波三折的命运,实际就是人文精神涨落的一个缩影。也许更应该注意的是大学生精神生活的粗糙化、粗鄙化。年轻一代心灵的缺失,美感的缺失,语言、文化的感悟力的缺失,所反映的是整个民族精神的危机。


(文/张国 选自《中国青年报》2008725


版主点读:德国教育家洪堡特有句名言:“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二者的同一程度超过人们的任何想象。”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学语文课的尴尬现状反映出“整个民族精神的危机”,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版主再点读: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除非决策能够落实,否则不能称为决策。”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因此,我们建议,在大学中设立语文的等级考试,一如英语的四六级考试一样,大学生毕业必须达到相应的语文考试级别,或许不失为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有效措施——考试作为一个指挥棒,在这里发挥的正是它的积极作用。


(《语文报·中考版》303期)